« 地域語の経済と社会 第188回 宮崎県北部の情報誌『べらくり』 - An Unofficial Guide for Japanese Characters 98 »

角色大世界――日本 98

2012年 2月 12日 日曜日 筆者: 定延利之(中文)

<< 角色大世界――日本 97

为什么要考虑角色形象?(上)

以“听其自然”为宗旨的我,也有突然醒悟过来的时候。没想到这个连载竟然快要到100回了。一,一百。真是令人不可思议。我究竟在这里干什么呀?

事情的开端是,两年前我在日语教育学会的专题讨论会上演讲了关于角色形象的时候。听我演讲后三省堂的小O跟我提到连载的事情,我便很轻快地接受了这份工作。于是,我这个家伙就每周每周“听其自然”地,一点点地写了过来。谁知竟然就快要到100回了。好可怕啊。

那么,我为什么会在日语教育学会上演讲关于角色形象的话题呢?

那是因为,外国人在学习日语时,角色形象常常会成为很大的问题。这也是每当别人问起我,“你为什么要研究角色形象呢?”的时候,最先回答的答案。

我至今都难以忘怀,突破了日语能力1级考试来到日本留学的年轻又优秀的女学生小L以严肃的表情说道,“明日は晴れますかな(Ashita-wa hare-masu-kana, 意为‘明天会天晴吗’、说法像老人)”的时候。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我都四肢无力了。小L当“老人”还早得很哪。

“ダメネェ(Dame-nê, 不行呀)”、“暑イワァ(Atsui-wâ,好热耶)”等等地连续说“女人”的话语的,已故的T老师。老师自己从日本人的夫人那里学到了什么,也许到临终为止也没有好好弄明白吧。

还有一位年轻又优秀的女留学生小H。听说她来到日本的大学后,跟碰巧遇到的日本人的男同学I君,是这样搭话的。

“ボク、ボク(Boku, boku; 叫小男孩时的说法 )”

真可怜,I君被当成“幼儿”了。不过,后来这两个人成为了夫妻,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

木村拓哉在连续剧里说自己时用了“オレ(ore,男人使用的第一人称代词)”。所以就学着人家,无论是在教室里还是在哪里都想以“オレ(ore,)”来贯穿的你。受累了。日语社会的墙壁厚着呢吧。

叫别人为“おまえ(omae,‘你’的粗鲁的说法)”,估计是因为自己被“男人”们叫惯了“おまえ(omae)”了吧。我大概能猜到小姑娘的工作喽。

不不,不只是话语角色形象。再举个行为角色形象的例子吧。比如说在小说里有一段这样的描述,“Aは目をむいてそう言った(A-wa me-o-muite sô itta, A瞪眼那样说到)”。光这一句话,我们就能感觉到A的“品”不怎么高。但是,日语学习者,即使是学得相当好的人也不会理解到这一点上。当然,也许会知道“目をむく(Me-o muku)”是指,由于惊讶或气愤而睁大眼睛。但是,一般是不会知道,“夫人”可以因过于惊愕而“目を見開いてそう仰る(Me-o mihiraite sô ossyaru, 睁大眼睛那样说 )”,却不能“目をむいてそう仰る(Me-o muite sô ossyaru, 瞪眼那样说)”吧。

对于日语学习者来说,这些应该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日语老师却很少教这些。这说明,现在的日语教育还没有对应好这些问题。

为什么日语教育还没有对应的措施呢? 当然,其中的一个原因要归还到日语教育界的情况。现在的日语教育界中还很缺乏对“外国人在学习日语时,角色形象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有必要采取措施”的认识。我的演讲其实也是“听其自然”的,所以记得也不太清楚了,不过焦点一定是在这方面的。绝对没错。

但是,现在的日语教育还没有对应好角色形象教育的情况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日语老师不教角色形象是因为原本角色形象这个东西还没有被弄清楚。就是说,是因为关于角色形象的研究还没怎么进展。问题的根源不仅仅是在日语教育,也在于日语研究里。

我特意提出角色形象的问题,也是因为考虑到像这样的在日语教育上的必要性和益处。

不过,即使抹去与日语教育的关联,考虑角色形象,尤其是考虑话语角色形象的行为,非常有利于语言的研究。(待续)

author

《烦恼的语法―人们想谈体验的欲望会动摇日语的语法体系》(筑摩新书,2008)定延利之(SADANOBU, Tosiyuki)
神户大学大学院国际文化学研究科教授。文学博士。
专业:语言学、交际学。现在正在进行的课题:《与人物形象相应的音声语法》的研究、《以日语、英语和汉语对照为基础,制定有益于日语音声语言教育的基础资料》。
著作:《Ninchi Gengoron (认知语言论)》(大修馆书店,2000)、《Sasayaku Koibito、Rikimu Repotaa―Kuchi-no-naka-no Bunka (喃喃细语的恋人、用力说话的报告人―口中的文化)》(岩波书店,2005)、《Nihongo Fushigi Zukan (日语不可思议图鉴)》(大修馆书店,2006)、《Bonno-no Bunpo―Taiken-o Katari-tagaru Hitobito-no Yokuboo-ga Nihongo-no Bunpo Shisutemu-o Yusaburu Hanashi (烦恼的语法―人们想谈体验的欲望会动摇日语的语法体系)》(筑摩新书,2008)等等。

2012年 2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