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語社会 のぞきキャラくり 第100回(最終回) なぜキャラクタを考えるのか?(下) - An Unofficial Guide for Japanese Characters 20 »

角色大世界――日本 20

2010年 7月 25日 日曜日 筆者: 定延利之(中文)

<< 角色大世界――日本 19

再论角色助词

在前面,我曾把一些网络博客留言中出现的像“うそだよぴょーん (Usoda-yo-pyoon 骗你的(啊)-pyoon)”的“ぴょーん(pyoon)”这样的词语称为“角色助词”,并作了部分解释(第1节第10节)。

角色助词出现在句子的最末尾(比如上述例句中的角色助词是在终助词(语气词)“よ(yo)”的后面)这一现象,或许与藤原与一先生所提出的观点有相通之处。他指出,比方说日语标准话的“おしんこはありませんか (Oshinko-wa arimasen-ka 没有新腌的咸菜吗?)”,宫城县松岛海岸地区的方言可以说为“おしんこ、ねーすか (O-shinko, neesuka-wa)”,句尾的“わ (wa)”原本是指说话人自己的“わたし (watashi 我)”。九州方言中“知りましぇんばい (Shirimashen-bai 不知道-bai)”的“ばい (bai)”、“知らんわい (Shiran-wai 不知道-wai)”的“わい (wai)”等同样原本都是指说话人自己的人称词。藤原与一先生同时指出说话人在提出自己的立场时,会在句尾加“ばい(bai)”、“わい(wai)”。表示自己的角色助词是在句尾出现,这也许也应该做为“自我立场的提出”来考虑,还有进一步讨论的必要。另外,在我做的小规模的调查中,发现韩语与汉语中也存在着与角色助词相近似的句例。这也还需要作详细的调查。这些都先姑且不论,关于日语的角色助词,我们已经可以做一定程度的解释了,所以在此做一下总结。

像“うそだよぴょーん(Usoda-yo-pyoon 骗你的(啊)-pyoon)”这样的话语,如果把其称之为ぴょーん(Pyoon)语,读者们认为不合适的话,我们可以称为ぴょーん(Pyoon)方言。

当然,这样的语言或方言是不可能存在的。前面提到过的现在我们认为是“平安贵族”语言的“~でおじゃる(~deojaru)”其实并不是平安贵族的语言,而是室町时代或江户时代的平民百姓使用的语言(第10节第14节)。像这样现代日语社会在从外部导入词语时,注重的是该词语给我们的印象,一般不会对其出处做严密的追究(专业用语除外)。

ぴょーん(Pyoon)语或ぴょーん(Pyoon)方言是“ぴょーん(Pyoon)人”的语言,说这是日本语言文化的传统也是可以的。日语中,狗会说“そうだワン(Sooda-wan 是啊汪)”、猫会说“そうだニャー(Sooda-nyaa 是啊喵)”,甚至鳄鱼也可以说“そうだワニ(Sooda-wani 是啊鳄鱼)”。“ぴょーん(Pyoon) 人”说“そうだぴょーん(Sooda-pyoon 是啊-pyoon)”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么一说,让我想起了我在大修馆出版的杂志《言语》(2005年4月号挑战专栏)中谈到角色助词时,写了“そうですもちょ(Soodesu-mocho 是啊-mocho)”这样的话,这是我变成“もちょ(Mocho)人”写的。

来自于群体的“平安贵族”角色人物每次说话都会使用“~でおじゃる(~deojaru)”,这对他们来说是平常的事情,但是旁观的人马上就会觉得他们是“平安贵族”,也就是会感觉他们很高贵但是却很怠惰。与此相同,来自群体的“ぴょーん(Pyoon) 人”这一角色人物也是每次说话都使用“~ぴょーん(pyoon)”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但是旁观人马上就会觉得他们很“ぴょーん(pyoon)”,就是说……嗯……说不太清楚,但是“ぴょーん(pyoon)”这个声音却会给我们一种可爱、心平气静的感觉。

这些当然都是带着玩儿的心理写的。在网上写“うそだよぴょーん(Usoda-yo-pyoon 骗你的(啊)-pyoon)”的人,日常生活中一定不是说“ぴょーん(Pyoon)语”或“ぴょーん(Pyoon)方言”的“ぴょーん(Pyoon)人”。我在日常生活中也不会是“もちょ(Mocho)人”,只限于《言语》的那次专栏,那是带着玩儿的心理写的(《言语》杂志,对不起!)。角色形象是不可以改变的(第4节第6节第9节),但是如果只是玩儿玩儿的话,是可以改变的(第10节)。

角色大世界――日本 21 >>

author

《烦恼的语法―人们想谈体验的欲望会动摇日语的语法体系》(筑摩新书,2008)定延利之(SADANOBU, Tosiyuki)
神户大学大学院国际文化学研究科教授。文学博士。
专业:语言学、交际学。现在正在进行的课题:《与人物形象相应的音声语法》的研究、《以日语、英语和汉语对照为基础,制定有益于日语音声语言教育的基础资料》。
著作:《Ninchi Gengoron (认知语言论)》(大修馆书店,2000)、《Sasayaku Koibito、Rikimu Repotaa―Kuchi-no-naka-no Bunka (喃喃细语的恋人、用力说话的报告人―口中的文化)》(岩波书店,2005)、《Nihongo Fushigi Zukan (日语不可思议图鉴)》(大修馆书店,2006)、《Bonno-no Bunpo―Taiken-o Katari-tagaru Hitobito-no Yokuboo-ga Nihongo-no Bunpo Shisutemu-o Yusaburu Hanashi (烦恼的语法―人们想谈体验的欲望会动摇日语的语法体系)》(筑摩新书,2008)等等。

2010年 7月 25日